当前位置: 我的钢铁网  >  新能源  >  镍头条 > 正文

Mysteel:22年菲律宾镍矿出口下滑,新能源带来产业转型新机遇

一、2022年菲律宾镍矿出货量同比下降11.7%

2022年12月,菲律宾镍矿共发货约184万湿吨,较11月减少82.8%;月内中国主要港口到货约188万湿吨,较11月减少103.6%。

全年来看,菲律宾共发运镍矿783船,约4306.5万湿吨,同比2021年减少11.7%。2022年,受拉尼娜气候影响,年内菲律宾主流矿山作业时间缩减,加之部分矿山资源枯竭,以及下游市场需求下滑,导致菲律宾2022年在产矿山数量虽然同比增加,但总出货量同比出现下滑。

分地区来看,Surigao仍是菲律宾最大的镍矿产能贡献力量,年内出货占比约46.0%;其次是Zambales与Dinagat,出货占比均在11.7%左右。此外,2021年新增矿山于2022年释放产能,Homonhon出货占比提升至8.3%,据Mysteel了解,该地区主要为低镍高铁矿。而TAWI TAWI地区由于镍矿资源枯竭,年内出货量占比下调至3.2%。

分国家来看,2022年中国仍是菲律宾主要的镍矿出口国,约占出货总量的96.8%。日本为第二大出口国,约占出货量的2.9%,此外0.3%的镍矿出口至韩国。

二、中国镍市场集中度提高,产能下降导致矿端需求下滑

中国作为全球镍及不锈钢生产大国,对于红土镍矿年需求量超5000万湿吨。但由于其镍矿资源储量较少,且主要为硫化镍矿,用于生产精炼镍,故每年需要通过大量进口以满足自身需求。

受不锈钢需求下滑及印尼进口镍铁挤压,2022年中国镍生铁产业集中度进一步提高,据Mysteel调研统计,2022年中国镍生铁产量金属量为39.70万吨,同比减少10.6%。2023年国内镍铁冶炼厂将迎来进一步的行业整合,据Mysteel预估,2023年中国镍生铁产量37.77万吨,同比减少4.87%。折算镍矿需求量5380万湿吨,其中菲律宾约在4465万湿吨。

三、新能源发展或为菲律宾带来发展新机会

长期以来,不锈钢一直占据镍消费的主要板块,而近年来,伴随电动汽车在全球的日益普及,尤其三元锂电高镍化趋势愈加明显,镍是新能源电池所需要的重要金属之一。2022年全球原生镍消费量为288.97万吨,同比增加3.6%。结构上,全球不锈钢领域消费占比下降至65%,电池领域消费占比提升至14%。据BHP称,由于电动汽车行业的兴起,未来 30 年对镍的需求将增长 4 倍。包括中国、美国在内多个国家的新能源企业已经开始积极寻求镍资源,布局海外电池产业发展。

作为全球镍储量大国之一,2021年菲律宾镍矿产量在37万吨,位居全球第三。据标普数据,预计2021 年-2025 年,菲律宾将生产 50 万吨镍矿,复合年增长率为 9%。在主要消费市场-中国的镍矿需求下滑后,同时印尼大力发展新能源电池产业也为菲律宾发展带来新启发。

2021年,菲律宾出台了“电动汽车行业发展法案”,去除了长达四年之久的采矿禁令。2023年1月5日,菲律宾总统马科斯在北京出席中菲“镍矿加工,电池/电动车行业和制造行业圆桌会”上,马科斯总统表示道,菲律宾未来将会出台更多的财政和非财政的优惠政策。同时,菲律宾贸工部、环境和资源部、能源部将一起为中国新能源车行业企业来菲合作或投资创造更好的环境。

菲律宾目前当地实体镍冶炼企业为两家,即Coral Bay和Taganito高压酸浸(HPAL)工厂。主要是利用NAC的低品位镍矿生产中间品,再送至日本进行加工生产。

当前正值新能源发展风口,全球对于镍的争夺战不休。2021年9月,美国Aesir Technologies 就与菲律宾矿业公司Eramen Minerals, Inc.建立合作关系,合作计划包括位于 Zambales 矿区的氢氧化镍加工厂和位于马尼拉的 NiZn 电池厂。

据Mysteel了解,此次中菲商务圆桌论坛,菲律宾当地镍矿企业也同样受邀出席,就对于在菲律宾投资发展新能源工厂,与国内包括比亚迪、欣旺达、广东邦普、宁波力勤资源、江苏葑全新能源在内的电池领域企业进行了交流。此次会谈或将打开中菲在于新能源领域合作的新篇章,助力全球新能源产业的进一步发展。

四、既是机遇,又是挑战

作为东南亚国家之一,菲律宾镍矿区主要分布Zambales、Palawan和Surigao(包含Dinagat、Tubay)、Tawi-Tawi、Davao Oriental地区。受热带气候影响,年内地区间雨季明显。

菲律宾虽然是镍矿生产大国,但正如上文所说,其下游加工发展起步较晚,且产业成熟度较低。尤其和抢占发展先机的印尼相比,菲律宾镍矿镍含量较低,目前NI1.6%以上资源寥寥无几,所以从资源品位上更偏向于发展电池产业,如镍湿法冶炼。同时在镍资源储量上,菲律宾镍矿总储量为11亿吨。而印尼镍矿资源总量82.6亿吨,目前新能源中间品待投年产能超130万吨。此外,对于下游加工生产来说,如果在菲律宾建厂,冶炼所需的辅料也需要进口来补充,同时基础设施建设落后,发电成本高企。

总体来说,传统镍不锈钢领域需求增速放缓下,发展新能源则是大势所趋,菲律宾丰富的镍矿资源为发展电池产业提供了资源支撑,那能否在发展的洪流中抓住机遇,尤其在政策、基建等方面给予外来投资者支持,将是决定其产业转型的关键。

资讯编辑:陈平平 021-26094115
资讯监督:刘磊 13911709365
资讯投诉:陈杰 021-2609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