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我的钢铁网  >  新能源  >  镍头条 > 正文

Mysteel:全球镍2022年市场回顾与2023年展望

前言:

2022年原生镍过剩尤为明显镍价重心却大幅上移。其中,宏观经济波动 、精炼镍低库存是影响镍价主要扰动因素。

自美联储2022年3月开始加息周期以来,金融市场波动不断加剧,全球金融条件不断收紧。同时能源问题横扫欧洲,海外消费下滑。国内方面也受到疫情影响,导致整体镍需求增长有明显的放缓。供应方面,作为主要的增长国家,印尼的项目释放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这也使得在传统原生镍平衡中,呈现出了明显过剩的局面。

2022年全球原生镍金属供应量在304.14万吨,金属消费量在288.97万吨,原生镍过剩15.17万吨。但从价格方面,精炼镍交割品偏紧问题是造成价格逆势上行的主要因素。

一、2022年镍市场价格回顾

从时间轴来看:1月全球纯镍持续去库形势未改,海外消费强劲预期引发供应短缺,加之宏观偏好推动有色品种上涨。2月俄乌事件加剧担忧。3月资金博弈,LME镍爆发极端事件。二、三季度宏观加息加剧,国内疫情冲击,需弱供增。新能源6-7月需求好转,6-8月不锈钢压力下,钢厂大减产,直到8月底低库存低生产支撑下,才开始反弹。9-10月不锈钢、新能源需求恢复双驱动11月消息面利好刺激,LME镍多头接机拉涨,但随后消息被证伪,多头撤出。12月不锈钢、新能源需求逐渐疲弱,但产业快速减产修复,减缓下行,同时宏观利好叠加纯镍进口亏损,国内纯镍低库存问题放大,价格高位震荡。

二、2022年镍市场供需回顾

供应端:印尼项目投产主导近年来原生镍供应增量

2022年全球原生镍产量最显著的变化源自印度尼西亚。一方面由于纯镍及不锈钢的价格飙升,导致各产业环节利润空间拉大,刺激印尼镍铁产线迅速投产,年内产量增幅超过30%;另一方面中国作为对印尼镍资源投资最多的国家,大量的印尼镍原料运往中国,中国覆盖了大量配套下游产线,中国在2022年内硫酸镍、精炼镍产量亦有14%的增长。

除了印尼和中国之外,其他地区的原生镍产量变化程度不大。

中国市场方面,随着印尼NPI供应依然迅猛发力,印尼NPI进口大幅增加,而海外FENI进口呈现缩减。主要是由于欧洲能源危机,海外FeNi工厂多关停,市场流通FeNi资源十分有限,加之镍铁与纯镍价差拉大,FeNi经济性降低,FeNi进口量大幅减少。

同时,伴随印尼镍铁产能陆续投产,大量低成本资源回流,冲击国内镍铁市场。国内方面,尤其是北部地区工厂,近两年成本优势逐渐削弱,产能逐渐压缩并退出,国内镍铁产量持续下降,行业集中性进一步提高,对镍矿需求呈现缩减趋势,镍矿短缺进入尾声阶段

消费端:不锈钢仍是第一大消费领域 但电池用镍正在加速增长

2022年全球财政和货币紧缩政策加码、俄乌冲突冲击能源市场,在多重压力的影响下,全球经济增速急剧放缓,原生镍消费受到抑制,整体增速也出现明显下滑。2022年原生镍消费增量仍以中国为主,美国和芬兰也有相对明显的增量。中国增量主要突出在新能源电池材料领域的消费,三元前驱体消费仍维持较高增速,而不锈钢受到疫情以及国际贸易格局变化影响,不锈钢产量下滑,对应镍消费小幅缩减。欧美等地区由于新能源汽车政策推动,对原料需求也有所提振。印尼方面,由于海外消费下滑、国际贸易壁垒增加、产品单一等问题,导致不锈钢投产延期,镍消费微幅增长。2022年全球原生镍消费量为288.97万吨,同比增加3.6%。结构上,全球不锈钢领域消费占比下降至65%,电池领域消费占比提升至14%。

三、2023年镍市场供需展望

2023年,印尼镍铁仍是带动全球原生镍供应增量的主要产品,同时传统的精炼镍企业维持正常生产,硫酸镍企业仍将随着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推动,呈现高增速运转。不同的是,随着印尼中间品产量的快速释放,供应增量预期明显超过下游电池端所呈现的需求增速,个别中资企业在计划在中国和印尼新增精炼镍产线来消化中间品项目的富余量。从项目规划情况来看,2023年供应端仍存在较大的释放动力,中间品及镍铁存在过剩会进一步扩大的预期,行业的大幅过剩,必将引发产业结构以及企业的调整。

此外,(国内精炼镍23年计划投产项目在年产能9.25万吨以上,印尼精炼镍项目年产能在5万吨。)中间品富余量转化到精炼镍后,替代下游对交割品的消费,也将进一步缓解交割品偏紧的压力。

从投产进度上来看,一季度新增投产项目设计年产能3万吨,加之项目运行到投产需要时间,增量影响相对较少,项目主要集中在二、三季度逐步投放。考虑产品替代到全球精炼镍垒库增速尚需时间过渡,短期来看镍价仍存在较大波动风险,从年度周期来看镍元素大量释放以及产品转化壁垒打通后,镍价呈现承压下行的预期。

四、2023年镍市场价格展望

回顾2022年精炼镍低库存问题是镍价能持续高位的主要原因之一,3月和11月都发生了LME镍价极端情况,因此在未明确看到全球精炼镍垒库预期前,镍价仍存在剧烈波动风险。

从产业基本面来看,2023年中间品及镍铁的进一步释放,将会对精炼镍进一步替代,镍豆过剩会逐步显现,同时中国及印尼的增量以及俄镍进口增加,将缓解低库存压力。从时间轴上来看,一季度不锈钢及新能源汽车弱消费,镍价基本面松动,但由于国内外纯镍低库存问题,镍价回落空间有限。二季度通常是下游消费旺季,预期价格或有反弹回暖运行,但随着中间品的逐步释放,二季度末LME或逐步呈现垒库预期。下半年,镍铁和中间品产能进一步释放,供应增速预期大于需求增速,加之LME镍持续去库的矛盾解除,镍价重心或将下移,价格进入下行通道。(注意关注印尼、俄罗斯等主要产地政策调整带来的供应上的直接影响)。

资讯编辑:白琼 021-26093233
资讯监督:王崇锋 021-26094273
资讯投诉:陈杰 021-2609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