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我的钢铁网  >  新能源  >  镍头条 > 正文

Mysteel:印尼计划放开镍矿出口,政策多变对于镍产业影响分析

12月7日,印尼计划对镍矿征收出口关税一事震惊市场,主要是由于印尼在2020年禁止镍矿出口后,资源多供本土生产使用。加之年内镍矿供应紧张的消息传来,所以对于多变的政策,市场疑虑满满。

对此,Mysteel就对相关政策整理和企业进行调研了解,印尼政策主要还是为了提高产品附加值,促进本国经济发展,而目前尚未有官方文件出台,后续即使放开出口,也应该是对于低品位镍矿,镍产业成本重心将进一步抬升。

一、印尼镍政策梳理: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剑

以下为2009年-2021年,印尼政府对于镍资源相关政策梳理。

时至2022年,印尼对于镍资源政策,无论是本土建设和贸易,还是对外出口都在进一步收紧。尤其对于镍铁出口征收关税一事多次提及。

12月1日,印尼关税初步协商会议召开,但就关税一事企业与政府仍未达成最终协议,会议上,相关镍生产企业提出延期2年加税的建议,政府并未接纳,此外提出按照LME*0.8*镍含量*税率的方式制定关税。但按照目前的进展,预计还需要2-3轮会议才能达成相关落实政策。

ESDM透露,针对欧盟提出的诉讼案件结果判定,WTO对印尼镍出口禁令案判定违规,对此,印尼总统表示将就镍出口禁令向 WTO 提出上诉。

12月6日 印尼财政部财政政策署(BKF)国家收入政策中心代理主任 Pande Putu Oka Kusumawardhani 表示,政府将通过财政和贸易渠道实施“双重战略”,除了向世贸组织提出申诉外,对镍矿征收出口关税的计划也正在敲定中。

二、印尼成为全球最大镍生产国及出口国

作为东南亚经济实体之一,印尼矿产资源如煤、钒土、镍、和金、银等储量丰富,尤其是镍资源,根据INSG2021年统计数据,印尼镍资源储量及年产量分别为2100万吨(金属量,下同)、270万吨,均居全球首位。

在全球经济发展,不锈钢以及新能源产业迅猛发展的过程中,印尼利用其得天独厚的镍资源及优越的地理位置,在2014、2020年两度禁矿的过程中吸引了大量中资企业前往投资建厂,截至2022年印尼火法冶金企业27家,在建湿法冶金企业5家。到2025年将有71家火法冶金厂和10家湿法冶金厂。

其中以青山、德龙为首的镍铁生产企业目前已拥有182万吨(金属量,下同)的镍铁年产能,占据全球镍铁产量在60%以上。

此外,以青山、华友、中伟为主导的新能源产能也在不断扩增中,目前现有中间品产能42万吨,预期仍有超130万吨待投年产能。

大量的产能投产下,印尼出口产品也在不断升级,目前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镍资源进口国。

据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22年1-10月,中国镍铁进口总量467.9万吨,同比增加158万吨,增幅51.0%。其中,自印尼进口镍铁量430万吨,占比92%,进口同比增加64.4%。

2022年1-10月镍湿法冶炼中间品进口总量71.22万吨,同比增加118.10%。其中,自印尼进口35.38万吨,占比50%,进口同比增加126%。

2022年1-10月镍锍进口总量12.29万吨,同比增加685.59%。其中,自印尼进口11.62万吨,占总进口量的95%。

伴随新建产能的进一步投产,未来2-3年,印尼镍产业贡献值将进一步扩大。

三、关于镍矿出口征税的几点猜想:通过低品位、高税额提高产品附加值

对于印尼财政部提出的就镍矿出口征收关税一事,这与印尼想要提升镍资源出口的附加值的初衷是否相驳呢,我们认为并无冲突。

经济学家Teuku Riefky也表示,欧盟就WTO申诉是完全合理和公平的,政府的最终和长期目标是鼓励下游和增加国内矿产品的附加值,这不必通过出口禁令来实现,可以使用许多其他工具,包括财政工具。财政工具也就是税收。

一方面,当地提高镍特权使用费,包括对于本土镍铁产品出口设置关税。

另一方面,从印尼官方前期在公开场透露的消息来看,印尼在考虑放开镍矿出口的同时,势必将对于镍矿出口的品位加以限制,并且征收关税。在败诉的情况下,有选择性的放开镍矿出口并征税,将有利于产业的进一步发展,促进经济上涨。

若印尼真重新开放出口,首先,出口品位设置为低品位(1.6%以下)镍矿。印度尼西亚镍矿商协会年内表示,如果被迫重新开放镍矿石出口,则有可能将镍矿石品位限制在最高 1.6%。NI1.6%及以下的镍矿在印尼当地只用于湿法项目使用。所以虽然印尼的高品位镍资源愈加稀少,但其国内存有约20亿的低品位资源储量,而且低品位资源尚未得到充分利用。据Mysteel了解,印尼当地1.3镍矿仅售21美元,而国际市场为50美元,是印尼价格的两倍之高,出口低品位镍矿对于印尼无论是政府还是矿山而言可以获得更多利润。

其次,限定高额的关税。印尼投资部长兼投资统筹机构主任Bahlil Lahadalia曾表示,如果欧盟获得胜诉,印尼政府将制定新的法规,如提高镍矿石商品的出口税,让欧盟国家重新考虑从印尼进口镍矿石的决定。在往年就对镍矿出口提出了20%的关税要求,那么如果重新放开,关税额度将处于较高水平。

最后,对于配额审批更为严格,包括对于下游建设有要求。内贸上已经对于矿山配额审批严格,那同样印尼若重新放开镍矿出口,镍矿配额审批制度将更为严格。而且在价值导向,更多用于本土生产。在2017年-2019年印尼获批镍矿出口配额的企业主要为 Antam、Harita、Fajar、WP等,量级根据其产能体量有所不同。目前这些企业在当地均有下游湿法项目,就经济性而言,更倾向于用于发展本土项目生产,以出口更高价值的不锈钢或新能源产品。所以也会导致实际能出口量级十分有限。

当然,以上都是基于过往政策及经验得出的几点猜想,那具体实施,还需等待官方文件出台。

四、出口征税对于印尼镍产业及中国市场的影响

印尼提出计划镍矿出口并征税,必将伴随较高的税收以及严格的审查标准,一方面提高出口低品位(NI1.7%以下)镍矿原有价值,发展本土经济;而另一方面,通过出口配额审查促进镍下游建设及进度,产业成本重心上移。详情可见》》

而对于中国市场而言,有喜有悲。

据Mysteel 调研,中国2022年300系不锈钢产量约1624万吨,印尼300系不锈钢产量约478万吨。据统计,印尼现有不锈钢年产能共550万吨,大量新建产能包括青山、德龙、力勤、华迪等都在规划不锈钢发展。未来待投产能约700万吨。

印尼不锈钢体量越来越大,2022年全球经济衰退消费下滑,海外市场需求下降后,印尼不得不转向中国出口冷轧与方坯。1-10月中国自印尼进口不锈钢累计量约233.86万吨,占比约 85%,进口同比增加21.42%。

由于本土镍矿管控严格,能源危机导致印尼本土生产成本在2022年不断上涨。那伴随镍铁出口征税真正落地,假设对NPI价格征收10%的出口税,那么中国制造的304不锈钢每吨成本将增加152美元,即超1000元/吨。相对来说,印尼低成本不锈钢资源依然具备竞争力,当然,反倾销政策持续也会限制进口。

对于镍生产企业来说,目前两国RKEF工艺高镍铁生产即期现金成本差异在300-400元/镍。若印尼放开低品位镍矿出口,两国镍产品生产成本将进一步缩窄,进口资源冲击较预期缩小,对于中国本土镍企业有一定利好。

时至年底,东南亚政策多变也导致市场担忧肆起,在此情况下,勿盲目操作,实体企业需关注镍铁、镍矿关税政策进展,及时调整策略以备不时之需。

 

2022年是充满挑战一年。宏观转向、疫情冲击双重影响下,不锈钢和新能源行业可谓是风起云涌、各显神通,不锈钢行业的需求疲弱和新能源汽车行业的乐观消费形成巨大反差。

新能源产业链将很有可能面临产业链结构和比重发生变革的情况。不锈钢行业局势则更加严峻,在未来需弱供强之下,不锈钢行业将面临再次洗牌。

但危中蕴机,面对疫情给产业发展带来的挑战,深入分析不锈钢及新能源全产业链变化,全面权衡产业链发展,准确识变产业链契机、化危为机,抢先机遇,提前布局2023。

2023年(第七届)新能源及不锈钢产业链年会将于2022年12月21至23日在宁波香格里拉酒店盛大举行,我们诚挚的邀请您莅临参会! 

会议优惠报名进行中~

详情点击https://dwz.cn/kHeMe4Ne

2022大宗商品年报出炉在即!欢迎抢鲜品读!

报告聚焦钢材、煤焦、铁矿石、不锈钢新材料、铁合金废钢、有色金属、建筑材料农产品等9大品种,由上海钢联100多位资深分析师倾力打造,深度剖析100余条细分产业链长周期数据,囊括行业热点、宏观政策等全方位解读,涵盖价格价差、成本利润、产能产量、库存、资源流向、区域供需平衡、市场竞争格局等基本面分析……

点击链接了解更多:点击查看

资讯编辑:陈平平 021-26094115
资讯监督:王崇锋 021-26094273
资讯投诉:陈杰 021-26093100